福利小说誓情衷在线阅读由楼雨晴提供
被窝小说网
被窝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都市小说 历史小说 科幻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综合其它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小说排行榜 灵异小说 总裁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乡村小说 武侠小说 官场小说 同人小说 言情小说
好看的小说 娇凄出轨 山村风蓅 落难公主 蒾失娇凄 绝世风流 甜蜜家庭 校园邂逅 滛虐乐园 锦绣江山 都市后宮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被窝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誓情衷  作者:楼雨晴 书号:21009  时间:2017/6/15  字数:7514 
上一章   第八章    下一章 ( → )
  夜雪听说如风了展牧云一下午,到了近傍晚才回来。她忐忑不安,展牧对他已经很不耐烦了,要再把他得忍无可忍,那就惨了。

  于是她忧心的前去找他,但愿他能大方接受她的道歉,别和如风计较。

  在亿雪楼没见着他的人,她又找上他的寝室…慕雪居。

  正敲门,她才留意到门扉是虚掩的。她轻轻推开,一眼便见着撑在桌前打盹的他。

  一股怜惜自然而然地倾出来。

  他怎么就这么睡了呢?向晚风凉,要是受了寒怎么办?

  她开口想唤他,见他睡得沉,又于心不忍。温柔的纤手轻抚过卓绝的俊颜,轻轻叹息了声,转头看向一旁的衣柜,本能地打开它,想找件衣裘替他盖上。取了件衣裳,正关上时,她目光不期然让另一方眼的物品住了目光。那…那不是…

  夜雪双手微颤地轻触着再熟悉不过的披风,泪雾莫名地模糊了视线。

  这是她一针一线为他所裁制的披风,她怎可能忘得了!犹记得,当初制它时,她是抱着多么沉痛的心情,因为那时他已成亲在即,她针针泣血、针针椎心的将它及一袭青衫熬夜赶制而成,因为当时她知晓,这是她能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往后他将属于别人,再也不是她的无痕。

  为了完成它,她还数度让针扎疼了手指,不眠不休,废寝忘食,甚至在忍痛割舍他之后,悲伤绝得几乎活不下去,也因为如此,她挽回了他,没让错误铸成。

  这么刻骨铭心的感觉,她怎可能忘得了!只是,她没想到,他还留着它…一道黑影笼罩她,听不出情绪的幽忽声由身后传来。“有意义吗?”

  夜雪轻震了下。她没回首!蒙泪眼未曾移开那袭衣衫。

  从她一进门开始,警觉极其敏锐的他便醒了,他只是不懂,为何见着昔日旧物,她会显得这般感伤?若对他还有一丝依恋,当初她便不该负他,绝了情的下嫁姜骥远。

  低低抑抑地,她道:“你曾说过,负尽天下人,也绝不负我…今生永不背叛…”

  谁能告诉她,事情怎会变成这样?刻骨深挚的情爱,怎会转眼成了镜花水月?她失神地伸出小指,哀哀凄凄,泪水猛掉。

  她的无痕呢?那个与她勾过小指、承诺同赴今生,再许来世的无痕呢?

  看着她下意识的举动,他知道她想起了什么,莫名的悲愤狂挑而起,他扳过她的身子,扣住她肩头问:F你以为你有资格质问我吗?是谁先负了我?又是谁先背叛了我们的感情?才两个月!我才离开两个月而已,转眼你已是他人之,好一个永不背叛!”

  他尖锐地狂笑。“是你先对不起我,今天我就是玩尽天下的女人,你都不配过问!”说完,他重重甩开她,夜雪站立不稳,往后踉跄了几步。

  “不…不…”她无力地摇着头,泪花纷坠。“我没负你…我没有…”“你没负我?”他轻轻笑了,眼眸却冰冷得无一丝温度。“原来是我记错了,你没嫁给姜骥远,也不曾当过三年多的姜夫人,是我诬蔑了贞节圣女,我道歉。”字字句句有如利刃,尖锐地往她心坎刺。

  “别这样…无痕…”与其看他冷血的笑,她倒情愿他狂怒的吼她。

  “你咎由自取,怪得了谁?”他捏住她优美的下巴,俯身视她。“别说我没给你机会,你说啊,当年你为何下嫁姜骥远。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说啊!”面对他言之咄咄的问,夜雪无力招架地往后退。“我…我…”

  能吗?能说出如风的事吗?他是那么的厌恶如风,如果再知道,她之所以冠上别人的姓、成为别人的子、有违他们的诺言,全是为了一个他根本不想要的孩子,他会不会将怒气转嫁到如风身上,更加地痛恨如风?盼不到父爱的如风已经很可怜了,她怎能再让他承受这些不公平的待遇?若真有谁必须承受什么,那就由她来吧!

  “无话可说?”他寒声一笑,隐于其后的是难察的悲哀。

  他是希望她解释的,就算再差劲、再离谱,他都可以感到安慰,至少她有心挽回,但她没有!她的背叛,昭然若揭到即使肠枯思竭都想不出借口掩饰!“对不起…对不起…”她哀泣着一声声道歉。不论如何,她伤了他是事实,她确实当了别人三年多的子…她永远愧对他。

  这一声道歉,等于是承认了!明明是众所皆知的事,他为什么还要心痛?隐去了所有的真实情绪,他冷然道:“你欠我的,不是一句对不起就能弭清,债,不是用说的,是用还的!”

  可,她还能怎么还呢?除了她的人和一颗他不要的心,她什么也没有。

  “拿你的人来抵吧!这是我们早有的结论。”扣住近在咫尺的娇躯,灼烈的吻烙了下去。

  错愕只在须臾,旋即她便闭上眼,无怨无悔的启响应他。

  无关乎亏不亏欠,她说过,只要是他开口要的,她都会给。

  扯开她衣襟,饥渴的如蝶儿嬉花,她那如玫瑰般为他而绽放的蓓蕾,轻狂的挑下,她不住轻

  稔的褪去彼此的衣衫,他更形狂放的在她身上恣意而为,技巧的抚下,她浑身早已灼热不堪,虚软的双腿几乎撑不住身躯,只能无力地攀住他。他气的挑了下眉。对于她的身子,他再熟悉不过了,要挑起她的,对他来说并非难事。

  将她横抱起放在上,他以手指捻着粉红立的,惹得她再一次轻不休。温热的大掌终于覆上白玉般的酥,完完全全的抚玩珍爱,她意识,只能任他摆布。

  “说补偿是修饰文辞,事实上,你还享受的,不是吗?”他轻佻地讽笑。夜雪一僵,感地察觉到他的羞辱。

  “难道不是?”他加重的力道。“否认。”

  他是存心的!夜雪抿紧了,努力压抑着不受控制的生理反应,想保有最后的自尊。

  好倔!不愧他所认识的俞夜雪。

  他存心和她卯上了,肆的手往下滑,有了前一回的经验,她意识到他将有的举动,双腿马上并拢,她不能让他用狎的态度对待她!

  展牧云不以为意,仍是强势扳开了她的腿,以令人措手不及的速度,将手指探入她人的女,轻旋逗了起来。

  “别告诉我,你不喜欢。”她不由自主的反应,已充分将答案昭示,可,他并不会因为这样便满意的放过她。

  “不说话,嗯?”他撇撇,倏地狂猛刺了起来。

  只要想起另一个男人也曾对她做过同样的事,她也曾经在另一个男人面前展现这一面,为别人而狂为别人而媚,一股狂燃的妒火烧疼了骨髓,几乎将他噬!

  今,她会站在这里,听凭他摆布,为的不正是姜骥远?他没忘记当时她是如何的全心维护美骥远,这是要有多深的爱恋,才有如此的牺牲奉献啊!他也想自我安慰的告诉自己,夜雪留下的原因之一,或许还包括了仍旧对他余情未了,他们仍是有希望…可,这说词有多愚蠢,他自己也知道,任何一名女子,在经历了他这般残酷冷绝的对待后,谁还会傻得甘心留下呢?

  夜雪怕是一刻也不想多待,渴望回姜骥远身边,可又偏偏走不得吧?

  所以他恨!

  腔的怨,只能藉由这种方式宣,看她为他而煎熬的小脸,方能取得平衡。

  “不…”她低哑地迸出话来。

  “我是不是说过,别言不由衷?”他更深、更烈地加快在她体内的韵律。“啊…”她终于不受控制地喊了出来。

  “如何呢?”他很有耐地又问。

  “求…你…”她再也无法忍受,难堪而挣扎地吐出话来。

  “求我什么?”他一步也不放过,硬要得她将最羞颜的话道出。

  “我…我…”不,她怎么也说不出口。

  “你要我,是吗?”他倾下身,似有若无的贴着她的哄她,这巧妙的挑逗,又令她一阵颤悸。

  “我…要你…”她咬牙道,终究还是将最让她无地自容的话说了出口。谁知他却微微退开身,残忍地回道:“凭什么我就该足你?”她要,他就给,那她将他展牧云当成了什么?

  “你…”她羞愤得恨不能一死了之!

  队她悲绝的小脸,他终究还是没能绝情到底。

  微一身,他瞬间了她,在她诧异地气声中苦涩一笑。

  当他没志气吧!他活该栽在她手中。

  好不甘心啊!至少,让他索求点什么…

  他以磨人的方式,轻缓的移动,却不肯深入,求得不到宣,反而把得更烈、更无法自持。

  他也不比她好到哪里,但他咬紧牙关。比起被践踏得面目全非的尊严与骄傲,这不算什么。

  “牧云…”她受煎熬地低出声。

  他在折磨她,她知道,他存心想用这种方式,让她看清自己像极妇的一面。“说啊,凭什么我该足你呢?给我一个好理由。”他陪她耗,要苦大家一起苦,这才公平,没理由、永远让他扮演那个悲哀的角色。

  “我…啊…”他微微退开,等着她的答复。

  “说啊!”他再往更深层之处探入些许,又离。“嗯?”

  夜雪被得意识,不由得冲口道:“我…爱你…”展牧云狂震了下。“你说什么?”他真的听到了那三个字吗?

  “我爱你…一直都爱…”她直觉地道出埋藏心底的深情。

  他变了脸色,扯出一抹极悲讽的笑。“说谎!”他惩罚的刺入她体内,惹得她狂叫一声。

  “不…我没有…”她无力地息。“为何不肯相信我?”

  他也想信,可她的背叛是铁铮铮的事实,而她又提不出解释。

  “爱我?”他悲哀地反问。“爱哪一个我。从前的、如今的、或者说,你只爱这一刻的我、只爱能给你愉的我?”

  夜雪闭上眼,再也无力反驳。他不相信她的爱,将她曲解若此…她还有何话说?

  她的无语…是默认了?

  “好一句美丽的谎言啊!就冲着你这句话,我怎能不有所回报呢?”他猛然身,深深地埋入她令人发狂的柔软之中,不再迟疑地热烈了起来。夜雪惊了口气,及时咬住下,不让自己叫出声,她不想再让展牧云认为她放

  然,展牧云没让她如愿,以更狂猛的戮刺,得她无从压抑。“再忍下去就很假了。”他嘲道,一手挤着白玉般的酥,带给她另一波的战栗。

  “啊…”她终究还是无法抑制,娇喊出声。

  无声的笑容中,全是哀戚。“这才是你要的,是吧?”爱?多么不具说服力的说词!

  狂至极,瞬间的炫,幻化成无数璀璨火花,同时不带感情的话语,淡淡从他边逸出…“女人果然个个!”

  ***处理完最后一件事,在程杰领命而去后,展牧云推开窗,深了口新鲜空气,伸展略微僵硬的身子。

  近来庄里的事务颇为繁忙,他已有数天没见着夜雪,就连如风这个懂事的孩子也知晓他忙碌,没来干扰他,就算来了,也只是静静待在一旁看着他,没发出半点声响,只有在得闲后的空档,会来到他身边,拉拉他的手,纯稚地说声:“叔叔抱抱。”

  偶尔抱抱她,包容他的存在,已是展牧云的极限了,他无法再做更多,也许,对这孩子是不公平,然而,上天对他又何尝公平过?

  每个人总有一些属于自己的悲哀,如果他不是那么深、那么狂的爱着夜雪,也许他能对如风做的会更多,但偏偏情已痴绝,如风的存在太让他椎心。他没这么好的度量,真的没有!

  沉沉地叹了口气,眼力极种佳的他,不经意望见不远处经过楼台下的婢女,手中正端着一碗不知名的汁,那方向…好象是要端往云苑。

  不及细想,他已快步下楼,拦住了婢女。

  “这什么?”他确定是葯,因为他已经闻到浓浓的苦涩味道了。

  望雪山庄人口简单,除了他之外,就剩雪妍、如风,以及夜雪。这便是他关注的原因,难道如风又病了吗?

  不想给予过多的关注,但轨的关怀仍是情难由己,唉!

  出乎意料,婢女给了他不同的答案。“是俞姑娘的葯,她总是不照时吃,有一餐没一餐的,病了好些天了。”

  什么!为何没人告诉他!

  一如十多年来<誓情衷> WWw.BWoXS.CoM
上一章   誓情衷   下一章 ( → )
风雪盟近水楼台先得冤家宜解不宜落网佳人深情寄海遥悠情似雨浓寒月映蝶忘忧情醉秋水映尘分手日记
福利小说誓情衷在线阅读由楼雨晴提供,限制级小说誓情衷结局在线阅读,被窝网提供福利小说誓情衷经典观看在线下载,大神作品齐聚被窝,最新章节每日更新。